我的朋友LG,據說在十幾年前喜歡上一個人,然後被狠狠的拒絕了(也許好幾次),然後他從此一蹶不振。對其他人都提不起興趣。我認識他時,這件事情已經過了許多年,保守估計至少有四年吧!但當他想到那人時,還是會哭。其實,平心而論,以他這種充滿喜感的白爛性格,加上運動練出的體格,他如果認真的多追幾個,成功的機率應該不算低。但他似乎沒什麼太大興趣。傻子啊!可我漸漸發現,或許,他是力氣用完了。他花了太大的力氣去喜歡一個人,然後狠狠地被抽空。因此他再也沒有力氣去了。我知道,因為我好像也是如此。有句風涼話說:「天涯何處無芳草」,但這又怎樣?對某些人而言,有芳草又如何?因為根本連伸手的力氣都沒有了。謝廷鋒說:「這世界上一定有兩個人是注定的。」但,這又怎樣?對某些人來說,這就像是撿到一張中頭獎的樂透彩券一樣。永遠不是他撿到。狀況,就像玩馬俐兄弟一樣,不靠打敵人增加分數,也刻意不升等級,只靠著不斷閃躲而破關。很難,很辛苦,從某個角度看,還很厲害。但好像這樣就缺少了些遊戲設置本身的目的與意義。其實可以好好認真地重新Reset。只是,當已經習慣如此,真的會輕易的Reset嗎?很難,當無力的狀態成為組成自己DNA的一部份時,任何突破都是很難的。我知道,因為我也是如此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rg4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